主页 > 驾驶焦点 >我们一直以为的真爱,会不会根本不存在? > 正文

我们一直以为的真爱,会不会根本不存在?

womany 编按:
重量级单元:作者通信。你会不会很好奇,如果作者和作者之间聊天会是什幺样子呢?我们邀请到 womany 网站上擅长以心理学探讨两性关係的海苔熊以及皮皮来通信聊天,来看看他们的信件会擦出什幺样的火花!海苔熊问:「嘿皮皮,会不会其实我们以为的真爱,并不存在?」(先偷偷说:海苔熊会在 2/22 迷沙龙现场分享哟〉〉一辈子的热恋,可能吗?)

亲爱的皮皮:

           早安。我在11度的山顶小屋里,搓着手打这封信给你。天才刚亮,寂静的树林里没有方向,今日的早晨也充满童话般的想像。从这里可以看到火山口约略冒着的白烟,偶尔也有公车穿越过林叶间。阳光微微地包裹着薄薄的暮,洒下的光透过桌上的玻璃杯遍布在可颂的枫糖霜上。那林间,好像有一种遥远,把我的指尖给唤醒一些。

最近我在读 Natalie Goldberg 的心灵写作,这本书厉害的地方,会让你一直想提笔写一点什幺,所以就打开我的 Air 写这封信给你。内容可能有点无聊,所以请先把桌上的水杯或拿远一点,以防等等读到一半睡着,把水翻倒噢。

三个在爱里常见的问题

我们一直以为的真爱,会不会根本不存在?

一边吃着枫糖可颂的时候,花了一点时间整理读者寄来的 Email,发现这段时间以来大家对爱的各种问题,大约可以归结成三类:

(1) 关于暧昧与不确定感(Uncertainty):他是真的喜欢我,还是玩玩而已?

(2) 关于劈腿与背叛(Betrayal):我在他的手机(或脸书)里,偷看到他跟别的人暧昧对话,我知道是我偷看不对在先,但我该不该跟他摊牌?他说不会再犯,也真的对我很好,我该不该给他机会?

(3) 关于分手后调适(Relationship dissolution):就在上个月,我和交往六年的男友分手了。其实,期间我们分分合合了几次……我该等他吗?可是我越来越不知道,自己还有没有机会挽回?又该怎幺做?甚至,我连「挽回」这个决定是不是正确都不知道……

很久以前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爱情弔诡,其实就是想说明这样的现象。那篇文章大意是说:交往与否靠吸引,关係长短看经营。很多人的感情不顺遂,追不到心上人,或是追到之后不慎被自己搞砸,就是把这两件事情搞反了:在追求时苦苦经营,在一起后又反过来费尽心机引起对方注意,施力不正确,关係当然会走歪。可是,那时的我并没有好好的解释:为什幺会这样?为什幺天公要捉弄人,让你的最爱有机会变成你的伤害?(二小姐说:爱上了,就代表他有摧毁你的能力,而这是你的选择)

三个关于爱的大脑系统

我们一直以为的真爱,会不会根本不存在?

一直到最近,偶然点到Helen Fisher在TED很红的影片<我们为何恋爱?为何背叛?>(why we love why we cheat ),我终于开始有机会重新思考这个问题。

Helen Fisher在演讲中谈到三个跟爱有关的概念:性慾(Sexual attractive / lust)、浪漫爱(Romantic Love)与长期依存感(Long term attachment)。

前两者和多巴胺(dopamine)与正肾上腺素(norepinephrine)有关,这些激素的释放常伴随着正像愉悦的感受,这就是为什幺你在捷运或电视上看到帅哥正妹,会无法自拔地多看几眼;喜欢的人出现在你面前会小鹿乱撞,怦然心动,想着这周末要跟他一起出去就会提前开心。当你坠入爱河,似乎一切都是粉红色的,热恋期间的出游、拥抱都像电影般浪漫,夕阳、沙滩与星星都像是不会褪色一般,因为你大脑中的激素美化了这些感觉,让你对这世界有一种全新的体验。

Helen Fisher进一步解释,这两类激素分开的作用在于爱情的两个阶段:一开始多巴胺与正肾上腺素会让我们会像陈势安一样为爱付出疯狂,不惜受一点伤,赋予生命与创作极大的驱力(drive),如果没有它,我们可能看不到蒙娜丽莎的微笑,林月如也不会为李逍遥抛下一切浪迹天涯;但是我们总不能见一个爱一个,如果演化的角度是为了繁衍子嗣,至少我们要做到的事情是──把小孩扶养长大。所以催产素(女性)和血管加压素(男性)的角色,就是让我们可以「专心」在一个人身上,建立家庭,创造并培养宇宙继起之生命。(同场加映:那些我希望离婚前就知道的20个婚姻秘密:常保热恋之心)

仍旧弔诡的爱情Bug

我们一直以为的真爱,会不会根本不存在?

可是,Fisher 在演讲中也语重心长地说:「这三个大脑系统并非每次都好好的彼此连结;你可能对长期伴侣感到深深的依附感,同时强烈的感受对另一个人的爱恋,然后还对这两人以外的其他人感到性冲动。」

讲到这里就悲哀了──夭寿喔!演化的构造,竟然让我们可以同时爱上好几个人!而且,如果我们爱上新对象之后,就可以立刻和原先的伴侣好好断开魂结那还无所谓,问题就在于

(1)劈腿者常在两段关係中徘徊,无法狠下心拿出胜利宝剑斩断任何一方(关于劈腿:难道爱一个人不够吗?)

(2)而那些被甩的伤心人,也往往无法很快走出伤心,长期依存感依旧羁绊着他们,变成他们痛苦和反覆的根源

(3)甚至那些习惯暧昧的人,重複在多段不去承诺的关係中玩火,却又无法真正忍受关係中的不确定感,最后常常烧毁自己,也烧毁对方。

结果拉哩拉杂写了一大堆,还是没解决一开始我想问的问题:如果那些关于暧昧、劈腿或分手后的种种痛心疾首或矛盾难受,都和这三个系统有关,为什幺我们人类要被设计成这种有bug的生物?换个方式问,会不会在演化上,「这三个系统不总是同时运作」也有它的好处?例如一个可能的解释是:正因为人类被设计成连续单偶至的生物,正因为你还有机会爱上别人,你才不会在分手、离婚或丧偶之后就得终老单身。

哎呀,一不小心就问了好多问题,窗外的云已经有点散开,可是很多谜团还是没有被解开,而且似乎越写越悲观的样子。不知道你对这三个系统的看法是什幺呢?在这样的脉络下,你觉得真爱存在吗?

期待你的回信!

祝 都好
海苔熊 2014.1.14在充满小麦香的山顶小屋中啃着可颂

 

 

如果你对于这个议题也很有兴趣,可以留言在下方跟海苔熊对话喔!
或者来爱情信箱发问!
也来看看作者皮皮的回答〉〉没有爱的世界,真是个鬼地方

这个世界上,究竟有没有真爱?
〉〉一辈子的热恋,可能吗?
〉〉条件是一时的,相处才是一辈子
〉〉幸福的条件:劈腿,爱的离奇事件
〉〉25 则会让你相信世上有真爱的小故事
〉〉爱情,就像一首男女对唱情歌

 

图片来源:来源、来源


相关阅读